南运河的倾诉
来源: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2-07

   我从小就生长在静海区南运河畔,目睹几十年的运河悲欢,真是感慨万千。欢愉时的南运河,给我留下美好的回忆;满身疮痍的南运河使我潸然泪下;发展中的南运河,使我振奋不已。
   溯想儿时,黄玉色的河水,翻卷着晶莹的浪花,永不疲倦,流向海河。河水甘甜中散发着清香,当你深深的喝上她一口时,犹如一股蜜水流进你的心田,清香使你陶醉。甘甜的运河水,养育着两岸的人民。河水可以自流灌溉两岸的农田。两岸都是一望无垠的稻田,大有“水田飞白鹭,夏木啭黄鹂”的江南境界。这里的稻米和闻名遐迩的“小站稻”相媲美。运河水浇灌出来的大白菜,成为人们冬季的主要蔬菜。加工出来的“天津冬菜”带着运河两岸人民的祝愿,带着运河甜水的清香,带着运河的文化,飘洋过海,换回大把大把的外汇,那真是香飘四海,享誉全球呀!
   大约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吧,运河的涛声戛然而止,偶尔也会从黄河调来一些供济市区人民的生活用水,那也是杯水车薪啊。从此南运河进入了痛苦的时期。
   尤其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初期,人们的环保意识还没有树立起来。港团河里的工业废水,通过东钓台扬水站,返扬到南运河的河床里。褐红色废水,冒着发酵的气泡,咕噜咕噜的在河里发着淫威,丑陋的盯着行人。强烈浓重的化学气味,在毒害着人们的神经,弥漫在空中,比PM2.5还2.5。两岸的一些人,感恩的心胸也荡然无存,脏水,污水,废纸,废布,废塑料等一些生活垃圾,一股脑的往河里抛,抛……过去北京的龙须沟、上海的肇家浜、天津的墙子河足以和这里的南运河相“媲美”。被毒害的南运河真是怒而无言,恨而无语,伤而无泪,默默地承受着人们对她那刻骨铭心的创伤。
   盼星星,盼月亮,盼来了新《环保法》的实施,盼来了铸就“中国梦”的辉煌“十二五”,抽水机,推土机,挖掘机,开拓了河道,沿河岸都载上了白杨树,现在已经是树木成荫了。你看那一颗颗的白杨树,真是奋发向上极了。挺拔的树干,笔直的枝条,油绿的树叶,一律向上,而且仅仅靠拢。他们是倔强,向上,奋发的结合体。当一排排的白杨排列在一起时,却又像一排排威武雄壮的士兵,在守候着即将复苏的南运河。2015年,运河东面的河堤又修上了柏油马路。马路顺堤势而修,蜿蜒曲折,大有曲径通幽的柔美。当清晨黎明,夕阳西坠,傍晚来临之际,你健身雅兴大发之时,漫步在河堤上,寂静与舒服,惬意与放松交织在一起。偶尔有小汽车从远处驶来,好像夜里的流星,摇曳着一束光亮,把你带入一个梦幻的境界里。
   “十三五”期间,我家乡的南运河会更美,这一点,我是坚信不疑的。到那时,“引黄入京”工程东线开通,从徐水入天津的黄河水必然会分流一部分水到南运河来。市政府有规划——南运河建设成旅游区。河床的水面上游船,画舫来来往往。岸边,堤上,游人川流不息。环保的旅游车,马拉的大篷车,在曲径通幽的大堤上蠕动着,呈现流连忘返的姿态。河滩里面还栽种着碧绿的花树,到盛花期时,加上其它的花卉,百花争艳,姹紫嫣红,彩蝶翻飞。一眼望不到边的油菜花海中,儿童急走追黄蝶;桃花丛中,年轻人人面桃花相映红;菊花丛中,老年人鹤发黄花共相挽……
手握英雄金笔,梦回从教生涯。“十三五”振奋不已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静海区退休干部  张学超

◎CoryRight 版权所有:中共天津市委老干部局

地址:天津市和平区湖北路14号 邮编:300042

电话:022-83606954 传真:23397010

Email:tjswlgbjbgs2016@163.com

技术支持:天津市信息中心

津ICP备10002778号